方文山的中国风歌词,竟然藏了这么多秘密

北京校园司令 2022-07-31 15:59:07




在第二季《奇葩大会》里


高晓松盛赞:


用中文写歌词,纯以美来说,方文山是第一


方文山的歌词,到底厉害在哪里?这么说吧,当曲声响起,歌词唱出,脑中的多巴胺就开始飙升了,情不自禁地不受控制,眼前的全是山云水雾,青楼客栈,明月大江。


有那么一瞬,你突然化身为院子里的姑娘,沙场征战的将军,乌篷船里的书生,拳脚了得的武士,代入感特别强。



这一切,仅仅是因为画面感吗?能写出画面感的有很多,但方文山可只有一个啊。


台湾海蝶音乐的大佬林秋离,那位梳着马尾辫的大叔,一语道破了方文山歌词真正的秘密:律动感。这是一种歌词与音乐的无敌组合,需要画面、节奏、句子的全面配合。


我们随便拿几首歌词举例


你就会明白


大师不是盖的,词圣不是吹的



当时,方文山认识了几个鉴赏古董艺术的朋友,他们就着青铜、宋瓷、明清家具,喝茶聊天,谈古论今。突然,方文山灵机一动,为什么不拿这些传世的文物来写歌呢?


他首先想到的是殷商青铜器,以千年斑驳的铜锈来比喻世事的沧桑,用难解的铭文来阐述誓言的神秘。但在落笔时,发现了问题,青铜器太笨重,充满了硝烟味道,不温柔,不脱俗。




在搜集资料的时候,他意外看到一句,“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


这说得便是汝瓷,当年,工匠向宋徽宗请示,新出的瓷器用什么颜色,皇帝就大笔挥下,钦点了天青色。


但天青色极为难得,在烧窑的时候,只有等一场骤雨过后,天空中积云散去,朗朗碧空浮现,瓷器从窑中出来,才能染出天青色。


方文山得到启发,激动地写下了歌词第一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再等你”。千年前的瓷器在等一次天青色,情爱中的人在等一次相遇,真是绝妙的金句。


整首歌词,无论是“炊烟袅袅升起”,还是“门环惹铜绿”,词语的连接,如丝般顺滑,朗朗上口,与音乐的节奏感一拍即合,律动感似大江奔流,一泻千里。



2005年,李连杰主演的电影《霍元甲》开拍。李连杰表示,拍《霍元甲》的原因是鉴于中国每年平均近28万名青年自杀,问题严重,希望借着这部电影可以唤醒青年人珍惜生命。


周杰伦和方文山再次联手,为《霍元甲》创作电影主题曲。李连杰叮嘱,希望歌曲要符合电影的精髓。




《霍元甲》是一首中国风的嘻哈歌曲,除了周杰伦最擅长的各种中国元素,他还大胆尝试了一段京剧的花旦唱腔,立马使歌曲铿锵顿挫,充满韵味。


接到任务后,方文山开始思考。电影里,霍元甲尽管赢得擂台第一,然而却全家满门都被杀害,后来神智昏乱,直接失忆,武功全忘记。


该如何表现呢?方文山把自己的想法写进了嘻哈中国曲风:


天下谁的 第一又如何


止干戈 我辈尚武德


我的 拳脚了得 却奈何


徒增虚名一个


再后来,霍元甲隐姓埋名于偏远村落,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他也慢慢忘记仇恨,逐渐开始复苏。于是就有了:


小城里 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的活下去


从这里也看得出,歌词正是鼓励人不可轻生。而活着比什么都好,暗暗契合了电影思想。


同样,我们可以看到,这首歌里,节奏感最强的“霍霍霍霍”“我我我我 ”,突然而来的爆发力,是词曲的高度统一,如同密集的鼓点,钱塘的海潮,极具震撼。



琵琶弹奏,二胡悠扬,仔细听,这竟然不是唐诗宋词,而是《东风破》。


《东风破》是一个令人惆怅的故事,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端的是伉俪情深,恩恩爱爱。后来也许是因为时局纷乱,战火绵延,荒烟蔓草的年头,男女还是分别了。


后来男主不停地漂泊流浪,重游故地,却已物是人非,走着走着,不知哪里突然传来一曲琵琶声,当年的故事涌上心头,不禁一阵凄凉。





这是方文山中国风的开山之作,从此之后,中国风才开始大行江湖。


方文山用了一种今古交替的方法,让人产生某种时空交错的感觉,刹那间,听歌人以为自己就是歌中人,信纸黄了,恋人走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无非是可怜自己,更加憔悴罢了。


破,是写词的一种手法,即刻意打破原先词牌的节律,比如我们学过的《摊破浣溪纱》、《木兰花慢》,就是曲破。用破曲象征离别,这就是方文山的高明了。


这些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猜测,方文山究竟是怎么写词的?具体又有哪些故事呢?恐怕还要请方文山自己来解答。




将于4月10日在蜻蜓FM独家登陆啦。   



扫码收听



15首经典歌曲的歌词创作


30首从未发表过的素颜韵脚诗


将在30期精华音频里深入解读


方文山为你展现中国风歌曲的文化底蕴


分享与周杰伦等巨星合作的点点滴滴


解析歌词的结构、意向和创作法则。






如果你想知道那些歌词背后的秘密

千万不要错过哦~


点击 阅读原文↓ 开启探秘之旅


Copyright © 台湾客家话音乐创作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