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音乐作品:《离》

温柔的豪猪 2022-03-14 15:15:47

 请点击上面的图标试听《离》midi伴奏版

       母校建校120周年纪念日马上就要到了,为此我创作了这首歌,准备参加校庆原创音乐作品征集。目前只有midi伴奏版,还没有演唱录音版,请朋友们试听后多多批评指正。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创作背景。我的母校是个出诗人的地方,但遗憾的是,大多数出自母校的、有名的诗人都已经长眠。而我也曾是诗歌爱好者,并且稀里哗啦也写了不少不成熟的诗歌作品。当我拜读前人的作品,试图理解他们、接近他们的时候,便有了诸多感悟。数年前我曾经为此写下一首《迟到的悼诗》,当时是专门写给于80年代末先后辞世的海子、戈麦和洛一禾的。现在我把诗文改成歌词,把诗人的群体放大到所有在诗歌的路上探索过的、已经作古的母校校友,以纪念他们,以鞭策自我。  

附:诗歌《迟到的悼诗》,作于2008年。

迟到的悼诗

——至海子、骆一禾、戈麦

    

当我离你们最近的时候,

你们是天上暗淡的星星;

当我离你们最远的时候,

你们是地上耀眼的丰碑。


当我不知道你们的存在,

你们是空中自由的鬼魂;

当我念出你们的名字,

你们是远方安放的磷灯。


你们还会笑骂吗?

所有那些空空的头脑,

抢过你们的钢笔抒情。

你们还会苦闷吗?

所有那些爱你们的人,

都在膜拜你们的纸堆。


你们从不哭泣吗?

我从你们的屋檐下走过,

我没有听到你们的叹息。

你们从不愤怒吗?

在你们消失的水面驻足,

你们灵魂的鱼从未跃起。


又一个季节轮回,

又是淫雨纷飞的清明。

我第一次举起酒杯,

邀约你们死去又复活的灵魂:

久违了,久违了!

你们这些孤独的,

鲜花和太阳和梦的精灵!

我知道,从那天起你们从未改变,

改变的是仍然活着的人。


曾经斥责过你们也斥责过我的,

如今都已同你们一起;

曾经赞美过你们也斥责过我的,

如今都是你们的臣民。

曾经漠视过你们也漠视过我的,

如今依然主宰着大地;

曾经追随过你们也漠视过我的,

我已不再是他们的敌人。


那么,

请照亮我吧,忽闪的星!

请熄灭了吧,幽灵的灯!

请和我喝酒、跳舞吧,自由的鬼魂!

请原谅我转身背对,耀眼的丰碑。


Copyright © 台湾客家话音乐创作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