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音乐人洪启乐说,“创作不一定要表达或表现”

音乐财经 2022-05-20 15:12:13


文 | 刘鹏飞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安西西

关于洪启乐:

厂牌 - “Bwave”创办人。

视听艺术现场:Pixel Echo的发起人、组织者。

他自噪音入世目前从事声音、音乐与视觉的交互创作。

其作品形式包括现场表演、装置艺术、网络艺术等。


和大部分人经历相似的是,早期洪启乐同样由乐队进入音乐领域,但几个月后其乐队组织便匆匆结束。后偶然看了场噪音演出,及认识了一些从事这方面创作的朋友,洪启乐开始对这一形式产生兴趣,尔后便开始涉足噪音与实验音乐的领域。


“其实噪音不是音乐,许多人特别是国内喜欢把它归类为音乐,但其实它真的和音乐没关系,它就是噪音。”他进一步表示,“我想它(指噪音音乐)也不能被划分为声音艺术,目前来看噪音艺术和声音艺术都是分门别类自成体系的。”


在经历了长达几年的边界探索后,近期洪启乐开始尝试用更具象的形式来表现。“长期处于自由与即兴的状态下让我想换一种创作方式,做些比较有结构的东西。”他说,“现在我会用更多的精力来往电子音乐的方向发展,但噪音这种形式做了这么长时间,所以在我的电子音乐作品里,依然会听到我一些惯性的表达手法。”



以下是音乐财经与洪启乐的对话:


有关创作理念。


洪启乐:创作的时候我不会想太多的东西,我更在乎的是声音与结构 ,一般先会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或是感觉,让我产生一种尝试的冲动,对我而言创作并不一定要表达或是表现。


可以能阐述下“噪音”这种艺术形式的魅力所在么?应该如何欣赏?


洪启乐:我觉得噪音包含着一种很大的能量与情绪在里面,不需要深究懂与不懂的问题,噪音通过声音的音浪来刺激和调动人的感官。


是否可以理解为“噪音”带来的不适感也是它调动的一种感受与情绪?


洪启乐:该怎么说呢,可能有的人听噪音会有一些不良反应,但我个人很喜欢那种被大音量淹没的感觉。我认为声音其实也是一种物质,被它笼罩住会让我产生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我会舒服的很想睡觉。


这种感觉是否类似于电视的白噪音?


洪启乐:还不太一样,噪音这种形式对于音响设备的要求是很高的,国内受条件限制其实达不到人满意的要求。所以如果你有机会参与一次硬件优秀的噪音演出的话,我想不用解释你也会发现那种特别棒的感觉。


噪音是种很虚无的形式,有一点反骨的态度在里面,但终究仍是没有形态的东西,更多是纯粹情绪上的宣泄方式。


这种反叛感和摇滚朋克的精神是否有相似之处?


洪启乐:会有一些共通的地方,噪音是一种虚无到极致的充实感,一种对个人而言的充实体验,另外就是自由。


由于噪音的不可控与无规律性所致么?


洪启乐:虚无是精神层面的,但是终究其噪音仍是一种表达形式,所以还是会有可控性在其中。但也因为情绪不可能完全一致,所以表演的时候会有一些似有若无的东西在驱使着你,所以虚无感只是听感上的,技术上还是要有人为的设计因素。



使用过哪些设备进行创作呢?


洪启乐:以前会用一些效果器,后来也不用了,上一些直接就能发出噪音的东西,比如切割机,我可能是国内第一个用这个表演的。


那真的很震撼……但是这样做会不会导致现场声音系统过载,比如产生啸叫等声音问题?


洪启乐:反正很容易把场地的设备给烧坏就是了(笑),这也是人家不欢迎我们演出的原因。


你在视觉上也有着探索,从何时意识到要将听、看二者进行结合呢?

我一直都喜欢具有设计感的形式,对于强调结构性的东西都是我感兴趣的。大部分的视觉创作是用代码生成的。差不多到了08、09年的时候,我慢慢的从真实可发声的硬件转向使用电脑玩一些贴近声音艺术方向的东西。



使用什么程序进行声音创作呢?


洪启乐:一直都用NI公司的Reaktor,它可以让你从底层进行一些编写。那时候做一些强调氛围的声音,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渐渐对声音设计有了一些新的体验。


你一直认为噪音艺术、声音设计以及音乐不是同一门类?


洪启乐:对,虽然它们都与听觉有关,但真的不是一个东西。比如我并不是很喜欢电子音乐中旋律化的部分,在我看来旋律性的东西情绪流露的太明显了,我把 更多的经历投入在节奏与音色上。


显然一部电脑和上面的程序就可以满足你的创作需要,对于其它的硬件设备你没有什么过多的需求么?


洪启乐:数字技术已经完全可以满足我的需求。此前有人对我完全使用软件创作的音色和动态感到惊讶,我觉得技术及审美足够的话,使用什么设备并不是最重要的。


我不想拥有特别多,比如看到一块效果器就想把它收了,没有,我对这个没有概念,这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更享受创造一个新东西的感觉。



最后,对于音视频均有研究的你,怎样看待当下热门的VR领域呢?


洪启乐:我觉得现在的技术条件还有限制,而我个人而言十分讨厌VR,因为至少目前它的体验并不好,还有诸多的限制。如果用VR来做现场,我想参与者的体验不会很好,它的前期投入成本也高,跟产出不成正比。现在市场上的VR消费产品完全就和玩具一样,我觉得VR应该是一个混合型的装备而不是现在的样子。总之,我想我现在还没打算做VR方向的尝试。


但其实新科技我都愿意去尝试,只是有些技术目前从成本和体验上来看,都没有达到一个均衡的水平。


洪启乐深圳新媒体艺术节现场


本文为 vol.21丨细分音乐类型在中国的发展 系列报道组稿之一,敬请期待后续系列报道。


选题背景:2016年大量细分音乐类型正在发展,对于来自海外的音乐如何更好的本土化,难以得到资本关注的小众音乐又要如何发展,2017年,我们将围绕这些有待挖掘的音乐类型进行讨论。



音乐财经长期招聘财经记者、分析师,有意者可投简历至:songzixuanbox@126.com


  

还想看点别的?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

乐人丨星球撞树: “我们不想被扣上文艺的帽子” | 专访

乐人丨刘力扬:“抛去主流的虚伪外壳,拥抱一个更真实的自我”

Copyright © 台湾客家话音乐创作社@2017